{page.title}

九龙老牌图库看完《摇滚学校》我想起了JB

发表时间:2019-11-06

  音乐剧《摇滚学校》在中国火了,在上海演完之后,也来了北京。反响也是没的说,我朋友圈里有几个知识分子人格的吹毛求疵主义者,就连他们也都带着孩子去了看了之后,竟然没有写“朋友圈剧评”,而是纷纷说此乃合家欢的好戏。

  这个音乐的中文名翻译的真好,重点没放在摇滚,而是放在了学校。或者说,幸亏他没有按照英文school of rock去翻译,要是那样翻译的话,变成了摇滚的学校,其实它讲的是摇滚了学校。换句话说,这个音乐剧让人感动的部分和摇滚无关,而是和教育有关。

  《摇滚学校》的剧情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全新的剧情了,但不小心还是看哭了,而且是明知故犯型的哭,明明知道这个电影编剧是一个非常老的套路,就是“天才孩子被家长耽误然后家长幡然悔悟造成感动无数”,但自己还是偏偏愿意上套。

  《摇滚学校》是个老IP了。第一次红,还是互联网版权没那么规范的年代,当时繁华都市里还能看到盗版DVD店,在线播放的网速尚且不够,人们习惯用电驴下载各种文艺所需。

  就在那个时代,准确来讲是2004年,《摇滚学校》已经在如今已经30岁以上的文艺青年群里当中火过一次。更准确来讲,《摇滚学校》当年在我们这边豆瓣和下载网站上的正经翻译也不叫《摇滚学校》,而是叫《摇滚校园》,但不知道为什么,没人叫它《摇滚校园》,都叫它《摇滚学校》,”属于一种“曼德拉效应”。

  这个电影也在我们香港和台湾地区上映了,我自己觉得香港翻译的片名虽然和原名一点儿关系都没有,但是译出了一个比摇滚更广阔的受众:阿sir来自乐人谷。

  那时候80后文艺青年,还都在学校里,也渴望学校里除了语数外还能有点儿别的,譬如摇滚乐。

  所以那时候至少北京的文艺青年都羡慕过市里一所编号80的中学,那里的历史老师教授一门摇滚课,就像那张著名的海报上写的那样,那位老师也在黑板上写过朋克三杰:Ramones、Sex Pistols、The Clash。

  后来这个摇滚老师教出的学生,有许多从事了和音乐相关的工作,包括说唱歌手、电台DJ、媒体出版人等等。

  2004年的80后,激情正盛,在看《摇滚学校》的时候,观看主体很可能是“摇滚”,而非“学校”。

 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,这些80后有的已经为人父母,孩子比摇滚重要了,观看主体可能也变了,不再是“摇滚”,而是“学校”。

  电影版《摇滚学校》的导演当时看来还没什么,后来了不得,花了十多年拍了一个电影,叫《少年时代》。前几年传为佳话。

  电影《摇滚学校》的主演叫JB,他当年塑造的形象,在这个音乐剧当中仍有大量留存,虽然导演变了,但是如何表现邋遢的造型,还是延续了电影版。

  许多演员都有乐队,比如基努·里维斯,或者是小田切让,和他们比起来,JB有那么一段时间,显然对乐队的事情更加认真,仿佛演戏是为了赚钱,玩音乐才是终极的理想。

  所以他当时凭借着自己在演艺圈的名字,让一个真心没那么牛逼的乐队挤进了一个非常牛逼的位置。譬如,2014年的时候,JB的乐队来香港演过一次,参加了鸡飞音乐节,出场顺序是倒数第二。九龙老牌图库,待遇很高。

  那次演出去看Tenacious D的人有很多,但是最多的不是摇滚文艺青年,而是动画文艺青年,因为JB后来以配音演员的身份,参与过一系列更红的电影,那个系列就是《功夫熊猫》。

  今天没人再提摇滚了,摇滚和食品组合的机会正在飞速追赶摇滚和音乐的组合,你会在大城市郊外的小摊上,或者小城市中心的夜市上,看到摇滚+烤鸡、摇滚+香肠、摇滚+麻辣的组合,但是摇滚+现场的词汇越来越少。

  摇滚+烤鸡的组合千变万化,除了“燃气摇滚烤鸡”,还有“越南摇滚烤鸡”等等 (图片来源:21食品商务网)

  不是摇滚没落了,而是这个词被另外一个词替代了,那个词大概叫“独立音乐”。今天文艺青年说的独立音乐,和十五年前文艺青年说的摇滚,其实从心理上,是一个东西。

  之所以那时候那么喜欢强调摇滚,是因为独立音乐的概念刚刚方兴,未艾不未艾的都谈不上。与此同时,摇滚就代表了某一种审美,存在于我们这个环境当中。那个时候,和摇滚相关的电影很匮乏,但凡看到一部,就是珍贵的。

  那时候珍贵的有几个,其中就包括《海盗电台》。我在做坏蛋调频的前几年,会碰见有人说我们是“中国的海盗电台”。我不敢认,因为海盗电台最起码得有船,我们暂无。

  还有一个叫《穿越苍穹》,中文名很科幻,英文名很摇滚,叫Across the Universe,是披头士乐队的一首歌名。电影让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情节故事,而是他们用33首披头士乐队的歌。这就意味着这部电影在歌曲版权方面支付的费用应该不低。

  和滚石乐队比起来,披头士乐队的版权因为散落在各处,错综复杂,而且价格不菲,Apple Music最开始开通音乐购买服务的时候,唯一拿不下来的就是披头士的版权,后来终于拿下来,还专门为这事儿网宣了好一阵。

  我国导演张扬,拍过一部改编自演员贾宏声真实经历的电影,叫《昨天》,里面讲述了大量和披头士有关的情怀,但配乐用的却不是披头士乐队的歌,原因就在于当时那几首歌的版权费可能比这部电影的成本还高,铸就了一部没有披头士歌曲的披头士电影。

  还有一个电影,和摇滚乐也是息息相关,这是中文名字翻译过来和原名没有一点儿关心,原名叫High Fidelity(高保真),中文名翻译过来叫《失恋排行榜》,特别偶像剧。

  只不过最开始我知道《失恋排行榜》,不是电影,而是因为当时公司一个乐队主唱的推荐,那时候他刚刚在摩登天空出版了乐队的第二张全长专辑《果冻帝国》,那个乐队叫做木马乐队。

  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当时说了两句很吸引我去看《失恋排行榜》的话,一句是买盘时代便宜购得尖儿货的传奇,一句是个终极问题:到底是悲伤的歌让我陷入悲伤的情绪,还是悲伤的情绪让我从歌里听出了悲伤?

  是啊,到底是悲伤的歌让我陷入悲伤的情绪,还是悲伤的情绪让我从歌里听出了悲伤?

  至于那个《失恋排行榜》里面那个买盘的传奇,就不讲了,因为比起摩登天空的传奇,那个传奇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关于我们的故事,点击微店,购买《摩登天空20年》,那里面的故事,才敢叫传奇!